當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讀會 -> 正文
温暖的煤油燈
發佈日期:2020-11-18    作者:葉海霞 閲讀:

身處“火樹銀花不夜天”的現代社會,我還是懷念小時候晝夜分明的歲月,懷念那盞温暖的煤油燈。

那時候的煤油燈極其平凡,是家家户户不可或缺的照明工具。煤油燈構造簡單,多為玻璃質材,外形如細腰大肚的葫蘆,上面是個形如張嘴蛤蟆的燈頭,燈頭一側有個可把燈芯調進調出的旋鈕,可以控制燈的亮度。

我家的煤油燈更簡易,是用墨水瓶做的,先在蓋上打一個圓孔,然後將白鐵皮製成的燈芯模插到圓孔裏,用棉條做燈芯,在瓶內注入煤油,用火柴點上就可照明瞭。雖然簡易,我們用起來卻很珍惜。

讀小學時,一放學回家,我第一件事便是拿出書本抓緊做作業,一直做到太陽下山,做到雞鴨歸籠,做到暮色四合。然後吃晚飯。飯後,我就點燃煤油燈繼續做作業,母親則在旁邊飛針走線。

煤油燈有油煙,點長了,油煙子重。日積月累,白色的牆壁也變成黑乎乎。臘八除塵,會掃除一屋子灰黑的煙子。初三時,晚上點煤油燈時間長了,鼻孔和臉都是黑黢黢的,彷彿大熊貓,手一抹,一手黑煙子。煤油燈的燈罩用幾天也變成黑灰色,要清洗後才能照明。

最温馨的是一家人圍着煤油燈吃飯。臘月,父親打工回家,一家人圍在煤油燈下吃豬肉燉粉條,白菜燉豆腐。燈光温暖,飯菜噴香,那是全家最温馨的時刻。

父親時常對我們説:“煤油燈燃燒自己,照亮別人。煤油燈的光雖然很微弱,卻能給人以温暖和光明。你們立足社會,也要學煤油燈,做個有用的人。有一分熱發一分熱,有一分光放一分光……”

父親是這樣教育我們的,他和母親也一直是這樣做的。在我心裏,他們都是樸素而温暖的煤油燈。

我們家的日子雖然清貧,但父母寧可自己節衣縮食,也經常接濟貧寒的親友。我們用過的書包,我們穿小了的衣服,母親總是洗得乾乾淨淨,疊着整整齊齊,送給需要的親友。有個孤寡老人去世,連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沒有,父親將自己過年才穿的中山服給他裝殮了。

如今,物質豐富了,誘惑人的光環也多了,很多人追光逐熱,卻不願自己發光發熱。我懷念那個點煤油燈的時代,懷念那些煤油燈般的人。我覺得只有人人甘當煤油燈,世界才會越來越光明和温暖。

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用户名  密碼 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視覺焦點